苍梧已北

Maybe one day I can fly with you.

黑暗如雪【4~6】

【4】2012.08.03  22:17PM

伊万隐藏在白色的两层小楼下的树影里,空调外机运转的声音与夜间不时响起的一两声鸟叫将这个有些闷热的夏夜搅得更加粘稠。

街角的摄像头正对着他,这种认知让伊万有些烦躁。他走到街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罐咖啡。有一瞬间,他感觉摄像头随着他的移动而发生了偏转,他猛地扭过头去,摄像头却仍在对着他之前站立的地方。

伊万正准备拉开易拉罐上的环,手机忽然响起。

又是该死的“未知号码”。伊万瞪着手机屏幕,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布拉金斯基先生。就我目前看到的情况,你的工作完成的非常好。”还是那个低沉的嗓音。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告诉我海德薇丽女士今晚会有一次非正式商业会面,但是就我观察的情况来说,我很难把我看到的和商业会面联系起来。”

“埃德尔斯坦先生既是海德薇丽女士的商业合作伙伴也是他的未婚夫,我那样说是处于严谨,布拉金斯基先生。”

“那为什么Andrew-K会找上伊丽莎白·海德薇丽?”伊万又问。

“虽然我很不想这样说,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准确的说我只知道海德薇丽女士有生命危险,但是我并不了解是谁在威胁她的安全。”

“那Andrew-K里面会有MI5的人你也并不知情?”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是的。”

“从一开始我的态度就很明确:我不想跟FSB、MI5或者其他什么活见鬼的地方来的人缠上任何关系,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一开始就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另外,你给的海德薇丽的档案已经详细到让我怀疑她是你前妻的地步了,但是——上帝他老人家可以保证那上面可天杀的没有一个字写着海德薇丽和意大利黑手党有关!”

“布拉金斯基先生,关于这些我感到很抱歉,这是我的疏忽,下次一定——”

“下次?你竟然觉得我愿意让你这样不清不楚的人继续利用下去?”

“——是‘合作’不是‘利用’,布拉金斯基先生。”

“先生,事实不是你的两句漂亮话就能改变的。我过去至少还知道我在为谁卖命,但是现在?上帝!我甚至没有见过你!”

“布拉金斯基先生,我相信你以前也并没有见过俄罗斯联邦的每个纳税人。”

“……你对我根本一无所知!”

“我知道你的一切,布拉金斯基先生。我知道你出生在莫斯科,知道你的父亲是前苏联特工,知道你走上了和你父亲一样的路,知道FSB最终背叛了你,也知道你的搭档因为你对FSB的盲目信任而送命。你瞧,我真的什么都知道。”

“那你更应该知道的是,我再也不想和你们这些在暗中为了自己的利益玩弄别人的性命的人缠上任何关系了!”伊万一字一顿地说着,只听着声音就能让电话那边的人毫不费力地想象出他此刻凶狠的表情。

“那你为什么要接下这单保护海德薇丽女士的工作呢,布拉金斯基先生?”

“……”

“你是个战士,布拉金斯基先生,即使你以为你已经离开了,但是你的头脑你的思维早就永远地留在战场上。你以为你能像普通人一样活下去,只是因为你刻意忽略了你对战斗的渴望。”低沉的声音顿了顿,又说,“我需要你,布拉金斯基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助。”

“如果你真的像你表现的那么有能耐的话,你完全可以和其他人‘合作’。”伊万刻意加重了“合作”两个字的发音,“就我所知有个叫贝瓦尔德·乌克谢纳森的瑞典退役军官现在就在伦敦,你可以去找他,他在格斗方面可是有名的强悍,就连我都知道。”

“乌克谢纳森先生确实是优秀的军人,但是,布拉金斯基先生,我之所以找到你,不仅仅因为你曾经是一名优秀的特工,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有钱人了。”

“布拉金斯基先生,我是认真的,准确的说,我之所以找上你,是因为只有你能胜任接下来我要委托给你的这些工作了。请不要拒绝我。”

伊万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哦,“请不要拒绝我”,你当你是在求婚呢?!

“那我至少要见你一面,”伊万提出了条件。

“没问题,我可以安排。”

见柯林斯答应的爽快,伊万得寸进尺,“另外,鉴于你似乎对我进行过调查,为了信息掌握上的对等,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份关于你的档案。”

“……我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布拉金斯基先生。而且,我不认为你在FSB工作的时候会为了信息掌握上的对等而要求你的每个长官都给你提交他们的个人档案。”

“是你说的,是‘合作’不是‘利用’。”伊万愉快地说,“既然我们是合作伙伴,我想这没有什么不妥。”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伊万几乎都以为那位柯林斯先生终于打算放弃所谓的合作请求了,却听到他低沉的、有点犹豫的声音,“……好吧,但是我需要时间准备一下。”

“那你什么时候来见我呢?”伊万得意的忍不住想要吹口哨了。

“到时候我会联系你。”柯林斯的语速非常快,伊万估计他正在为答应了那些割地赔款式的条件而懊恼,“你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海德薇丽女士现在已经安全了。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可以回去了。”

“喔,”伊万故意压低了声音,“晚安,柯林斯。”

“晚安,布拉金斯基先生。”

 

【5】2012.08.03 23:07PM

伊万从海德薇丽的房子回到自己的破公寓,刚打开他那风力小噪音大的风扇,便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

他打开了门,门外是他的邻居,可爱的老玛格丽特。

“哦,我的上帝!伊万,你看起来真是太棒了!”老玛格丽特看到他就尖叫了一声,然后颤颤巍巍地走进来把一个花花绿绿的袋子放到他乱七八糟的桌子上,转过身来继续感叹道:“亲爱的伊万,难道你今天去相亲了?!你早该找个女朋友了!看看你的房间多么乱,你需要个姑娘来帮你打理生活!”

“呃,”伊万尴尬的把手插进口袋,暗自庆幸着他出门时把那两把枪又放回了盒子里,“玛格丽特,我没有去相亲,我……我只是出去工作了。”

“工作?”玛格丽特又尖叫了一声,“伊万,听到你找到了工作我真的很高兴!我早就说过,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应该像我们这些人一样呆在屋子里发霉。你需要一个目标。但是现在,你有了一份工作!比我想的还要好!”

伊万趁着玛格丽特兴致勃勃地说个不停,赶紧蹭进屋里悄悄把随身带的枪塞进了抽屉,却没想到一扭身就发现玛格丽特正一脸好奇地正在他背后看着他,

“哦,你在干什么?别那么紧张,我亲爱的伊万,难道你带回来了那种光盘?”玛格丽特说着还用两只手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圆形,“别害羞!这没什么!”

“哦不是的,玛格丽特你想太多了。”伊万无奈地扶额,眼睛在屋子里四处看了一圈,生硬地换了个话题,“刚才你带过来的东西是什么?”

“啊,我差点就忘了!”老玛格丽特高兴地从那个花花绿绿的袋子里掏出了一个扁平的盒子,“热乎乎的披萨!刚才从披萨店里送过来的,你不在家我就先替你签收了。”

“我没有订披萨。”伊万莫名其妙。

“真的吗?”玛格丽塔惊奇地睁大了眼,拿起装披萨盒的袋子晃了晃,一张纸条从里面飘飘悠悠地掉了出来。伊万弯腰把纸条捡起,上面是熟悉的工整字体。

我注意到今天晚上你只喝了几杯咖啡。柯林斯。

玛格丽特从伊万手里拿过纸条看了看,问:“柯林斯是你的女朋友吗?”

“别瞎猜,”伊万再次扶额,“他是我的……呃,老板。”

“他一定是个好人。”

伊万犹豫了一下,“……也许吧。”

 

玛格丽特离开的时候伊万以吃不完为理由硬塞了一半披萨给他可爱的邻居,玛格丽特感动地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他知道这位老妇人的经济状况很不好。她是冷战的时候为了寻找自己的丈夫而偷渡过来的罗马尼亚人,花了近十年时间四处奔走,最终却只得到了一个装着一顶旧帽子的骨灰盒。生活渐渐陷入困境的她无奈之下在异国他乡定居了下来,一晃几十年,直到如今衰老的再也无力踏上回乡的路。

伊万时常觉得自己会像老玛格丽特一样,一辈子中的大半时间只能在他乡漂泊。唯一不同的是伊万知道自己最后一定会回到那魂牵梦萦的故土。因为那里不仅仅是生养他的地方,也是他命中注定的墓地,

这也许会成为伊万的最后一个愿望——

再看一眼那无际的林海雪原,再望一次那巍峨的高加索山。

 

【6】2012.08.04  16:00PM

虽说柯林斯在电话中表示同意与他会面,但是和这种躲躲藏藏的神秘人物打过太多次交道的前FSB特工伊万·科尔(该姓氏可换为米哈尔科夫/塔姆/布拉金斯基等等)先生并不认为柯林斯会老老实实来见他。而且,局势被操控在别人手中不是伊万的风格,比起等待他更喜欢主动出击。

根据那张“我注意到今天晚上你只喝了几杯咖啡”的纸条来推理。从纸条本身看,既然能在披萨包装里放进纸条,说明这张披萨很可能是柯林斯亲自订的。而从纸条的内容看,订披萨的时间应该是在8点(他走出咖啡馆)到11点(他回到出租屋)之间。在这个时间点,伊万不认为像柯林斯这样神神秘秘、注重隐私的家伙会到处乱逛,他推断,柯林斯这个时候不是在家里就是在工作的地方,至少也是和熟人在一起。

无论是以上三种推测的哪一种,都是让伊万满意的,因为那意味着他能大概划出柯林斯活动范围的一部分,这样找出他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

 

于是今天下午,伊万拿着从披萨包装盒上撕下来的地址找到了那家披萨店。

站在Charlwood街与Alderney街相交的十字路口附近,伊万看着眼前的多米诺披萨店(Domino'sPizza)得意地笑了。他看到的一切都使人欢欣鼓舞——这里是一片居民区!一栋栋楼房整齐地在棋盘般的街道的上坐落着,伊万觉得自己几乎能嗅到柯林斯的踪迹。

伊万在街道上转悠着,他发现这真是一个可爱的地方——这里没有几个摄像头。也许是因为处于居民区中,伊万只在少数几个商店附近看到了那些窥伺一切的机械之眼。这正像是柯林斯那种人会喜欢的地方。

但是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伊万皱起了眉,他想起柯林斯送过来的信用卡上惊人的余额,随便把这样一张卡给别人明显就是万恶的资本家才能干的事儿。这里虽然环境很好,但居住者大多只是一些中产阶级,而并非什么活见鬼的阔佬。

伊万正在飞速思考着,漫不经心地走到一栋小楼前。

小楼的门正开着,外面停着一辆车,一个亚洲裔的青年正在房门与车门之间出出进进,不停地搬着东西。伊万看着那位黑发青年觉得有些眼熟,却说不清在哪里见过他。

青年却没有注意到站在身后的伊万。他的工作似乎已经告一段落,正站在门前擦着满脸的汗,扎在一起的长长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微微的晃动。

伊万盯着青年的长发使劲地回忆,记忆却恍惚的让人看不清楚。

这时门里出来一位老妇人,有点伤感地拥抱了亚裔青年,说着:“耀,你忽然就要搬走我真的很难过。”

亚裔青年轻轻地回抱了她,“我也不想这样,但是……已经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这个声音……伊万忽然想起来了,是昨天送快递的那个人!

但是眼下,亚裔青年的车让伊万很难把他和送快递这件事联系在一起。而且,伊万发现,虽然他的穿着非常朴素,但他腕上带的手表也是贵的吓人的高级货。

 

亚裔青年和老妇人告了别,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员的位置,发动引擎。不一会儿,那辆在阳光下因反光而显得熠熠生辉的高级跑车便消失在了伊万的视野外。

在引擎声响起那一刹那,伊万觉得亚裔青年从没有摇上玻璃的窗户里看到了自己。因为他的眼睛忽然睁大了,表现出了远远超过一个快递员看到曾经见过一面的收件人应该表现出的诧异。

伊万把那个惊诧的表情记在了心里。

 

老妇人看到站在路边若有所思的伊万,友好的向他打招呼,“Hello.”

伊万闻声抬起了头,睁着紫色的眼睛看起来人畜无害。

“你是看到广告来租房子的吗?”老妇人微笑着问。

“啊?”伊万迅速反应过来,“哦,是的。我是伊万·科尔,您呢?”

“你可以叫我柯林斯。”老妇人说,“愿意进来参观一下吗?二楼刚刚空出来。”

柯林斯!这个名字让伊万在心中拉响了警报,但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非常乐意,柯林斯太太。”

走进房间,伊万看到一楼的墙上挂着一张相片,上面是一个男人正亲密地搂着年轻了几十岁的柯林斯太太。伊万见屋子里没有其他人,便指着那张相片问:“柯林斯先生不在家吗?”

“你说约翰?”柯林斯太太的语调温柔而伤感,“他已经不在家两年了,上帝把他带走了。”

“啊,”伊万虽然非常惊讶,但也只能赶紧表示歉意,“真是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件事。”

“没什么。”柯林斯太太摆摆手表示不介意,“我已经习惯他的离去了。”

在他们交谈之时,两人已经来到了二楼。伊万环视一圈,精致的家具妥帖地摆放在小小的屋子里,没有多余的东西惹人心烦。处处都被打扫的非常干净。

屋子里有一个占了一整面墙的书柜,上面摆满了书。伊万看向柯林斯太太,“这些书是刚才搬走的那位先生留下的吗?”

“哦,是的。”柯林斯太太微笑着点点头,“这里的前任房客是一个非常喜欢读书的人。但是他的车里装不下这么多书,所以暂时把书留了下来。不过他告诉我明天下午会找人来把书搬走,所以你不用担心。”

“刚才我看到他了,”伊万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他是中国人?韩国人?”

“中国人。”柯林斯太太说,“而且是一位非常好相处的有礼貌的人。”

 

伊万认真地参观了这栋可爱的房子,不由自主想起自己的破破烂烂的出租屋外那些该死的摄像头,便立刻和柯林斯太太商定了房租,决定明天下午搬过来。

当然,他的搬家也有其他的目的。他相信给他打电话的柯林斯与柯林斯太太拥有同一个姓氏不是巧合。虽然电话中的柯林斯不可能是去世了两年的柯林斯先生,但他既然能凭着披萨的包装找到这里,这个地方就绝对和柯林斯有关系。

另外,伊万为FSB工作时获得的经验告诉他前任房客看起来很不对劲。于是,临走前他以“希望和他商量一下把书搬走的事情”为理由向柯林斯太太要了那个中国人的电话。

他有一种预感,这个刚搬走的中国人就是揭开柯林斯真面目的突破口。

 


评论
热度(54)

© 苍梧已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