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梧已北

One minute they arrive.
Next you know they're gone.

震惊!一男子这样做竟俘获霸道总裁欢心,想要嫁入豪门必不可少的指南

改了两天,爬到十几章……故事内容基本上不会变,主要改了改遣词造句,尽可能的减少中二气息。

我发现最让我难受的是前五章,往后稍微好点,改的也少了。

大概总结一下我的想法。这个毛病很多文里都有:人物刚一出场,作者太急着把他人设立起来了,各种地方用力过猛。

尤其是那种主人公苦大仇深、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暗自神伤的,一举一动都要充满悲壮色彩,动辄回忆过去,动辄怀念故人。

再配上我当时写的那种英文语法的中文对话,哈哈哈哈。


(标题是之前基友起的UC震惊体。)

(更多瞎胡闹标题在这里。)


附:修改后的第一章

【1】2012.08.03 12:57PM

伊万猛然睁开眼睛,只听到耳边...

以前提到每次看我自己看黑暗如雪,尤其是前半部分,几乎不能多看一眼,每次都高呼尴尬癌都要犯了。

今天深切感受到,当时写这话完全是肺腑之言!肺腑之言!

胖友们呼唤TXT,我想着应该趁这个机会改改错别字和病句,把有个超级BUG给纠正了。弄得能看了再放出来。

我天真地以为这事儿一下午妥妥的能干完。

事实证明我高估了我的忍耐能力。

从第一章开始改,顿时有种85级大号被降成1级、扔掉全身装备、打回新手村的落差感。

接着进入精分状态:

时而大笑作者怎么能写出如此傻X的对话,时而尴尬顾左右而不知如何下手。

时而发现一个巨大型BUG,只想抱头痛哭,因为此处动刀,后面就要株连九族。

时而对着超长...

构思王耀出现的情节时总是力求正确、现实。

想起罗维诺时却非常的放松,像胸中藏着一朵轻盈的云。

这可能是写到结局时罗维诺无法出场的原因之一。

少年人的忧愁快乐和最后的主题并不太契合,像抱着一大捧玫瑰的小伙子误入了静穆如雕塑的会议室。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吐槽我的注释太多。

所以整理TXT要删掉一些吗?

纠结。_(:з」∠)_


同样纠结的还有……

……番外要放在一起还是按需求穿插在正文里?

……相关的废话分析要保留吗?

……_(:з」∠)_

《黑暗如雪》后记

Abstract:简单聊了聊《黑暗如雪》的创作目的,在写作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以及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个结局。


1.

大概是写【75】~【77】这几章的时候,我一度真情实感地觉得,如果我要坚持这篇文章的剧情完整,那么俩位主人公的恋爱恐怕是谈不成了。

暂且将“剧情完整”定义为:1.人物的行为和动机前后连贯、有迹可循。2.故事情节发展符合逻辑。3.达到作者的创作目的。这三个要素相互制约着彼此,两位主人公在一起的最大障碍出在“创作目的”这一环上。

这说起来有点可笑。“两位主人公在一起”可以说是大多数同人文最大的创作目的。这篇文最初也是如此。但是写到大约一半的时候,我开始感到非常尴尬,因为这是一...

黑暗如雪【85】END

【85】2012.08.23  0:27AM

(一段经过多重加密的录音。)

时间:2012.08.23  0:27AM

加密:最高级

录音内容:

(深呼吸)

我睡不着。

过去十几个小时所发生的一切在我的头脑里不断重演。这一天开始于我决定离开伊万,结束于我坐在窗口看着他撑伞走远。8月22日,它也许会永远和其他364个平凡之日区分开来,在我的记忆中树立起一方界碑,此后的每一个日子都将刻下它的印记。

我知道我还会想起它,反反复复地思考每一个细节,就像老葛朗台一遍遍抚摸他藏起来的金币。所以我要记下它。这一次我不会再对自己说谎,不会再谎称我可以承受这一切,不会再谎称我...

写作中很少有大是大非的对错,但一定有高下之分。
文学史中的一切“贱体”,都脱不了庸俗、浅薄、无聊。
一旦它走向深刻庄严,即使是“贱体”,也离翻身不远了。
词、曲、杂剧、南戏、小说,无一不是如此。

同人文是我八、九年的老友了。
我时常想撕开它纸糊的体面,把那隐痛的地方翻出来。
但“爱”又是脆弱无辜的,让人没法狠心伤害它。

晚上翻用了一半的旧笔记本,看到上面(在上课开小差时)随手写的设定。
……然后竟然被深深地吸引住了。_(:з)∠)_
《黑暗如雪》最后的主题之一有“科学的失控”,我本以为在《黑暗》里表达的是我对这个问题思考的极限,结果笔记本上的设定另辟蹊径,对所谓“失控”进行了完全不同的表现和讨论。
笔记本上的这个脑洞叫《群蜂》。
……
这让我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笔记本上的这些设定,一定是当时促使我脑补更多细节的原动力。
然而当我脑补爽了,把这个脑洞放在了一边以后,竟然把最初最让我兴奋的东西忘记了。
从此以后,故事还在我的记忆里,却完全偏离了初衷。
我却意识不到记忆是不准确的,也分辨不出它夸大了什么,削弱了什么,掩埋了什么。

突然翻到今年3月的时候给基友讲《黑暗如雪》里阿尔的故事时发生的对话!我要挂这个有毒的人哈哈哈哈哈!!

《红楼梦》里有段情节是,王熙凤过生日,贾琏趁机和鲍二媳妇偷情,被凤姐撞破。在贾琏和凤姐吵架的时候,作为侍妾的平儿也不幸被波及,被两人拳脚相加。贾宝玉见了,对平儿心生怜惜,觉得她一个弱女子,顶着贾琏之俗、凤姐之威,竟能照顾周全,却还遭人荼毒,可见红颜薄命。

对了,当时和基友讲的情节和现在不太一样,当玩笑看看就好。

黑暗如雪【83~84】

Warning:本章出场的所有人物都是剧情必要,除了露中之外,我没有凑其他CP的意图。请自由心证。


【83】2012.08.22  2:52PM

『我认识世界从学习您开始,您带领我感知一切事物的深刻。』

『阿尔弗雷德·F·琼斯却向我展示了「人」的矛盾与复杂。』

『我热爱您。我尊敬他。』


[正在读取数据记录……]


[时间:2004.07.16 01:09 PM]

[Day 1]

“别吃了。”王耀拉着阿尔弗雷德凑到显示器前面,不怀好意地扫了一眼阿尔衬衫下初具规模的小肚腩,“恭喜你离又肥又秃更近了一步,你得考虑...

我爱悲剧。

悲剧不是BE,不是死掉几个人,不是惨兮兮哭成一片。

悲剧是西方最正统的文体之一,它摹仿最好的人的行动,描摹他们失败,使读者感受到崇高之美。

亚里士多德提到悲剧引发“卡塔西斯”。“卡塔西斯”在我国有两种译法,一为“陶冶”,一为“净化”。


我爱故事。

故事一定要有自己的逻辑,一定要合理。

所谓“不能控制笔下的人物”,本质上是作者意愿和故事逻辑发生了冲突。

故事固然出自作者之手,但作者写的越多,他还没写出来的部分,受前文的约束就越多。

有时这种约束使他不能随意地写自己想要的情节。

当然,作者可以无视故事逻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但一旦最基本的逻辑都丧失了,两个主人...

黑暗如雪【82】

【82】2012.08.22  2:34PM

『您认为我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吗?』“小男孩”问王耀,仿佛它不曾带来伤痛,比乌鸦背上的新雪更洁白无辜。

『我忠于您,保护您,为何您如此愤怒、如此畏惧?』

“忠于我?”王耀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你直接导致了不止一个人的死,你误导他们,使他们如瞎子一般在枪口前立正站直。你称这些为忠于我?”

『我从未杀人。』

“并不是只有亲手割断人的喉咙才叫杀人,我的‘小男孩’。”王耀缓慢而清晰地说,声音冷硬如青铜器上的铭文,“文字游戏并不能让你脱罪。”

可“小男孩”却又重复了一遍,『我从未杀人。』

『您真的了解您所认定的「死者」吗?为什么您认为是我...

卡文卡的略崩溃……

老王和伊万的交流使我快乐,

伊万和弗朗西斯的交流使我快乐,

弗朗西斯和机器的交流使我快乐……

但是老王和机器的交流使我痛不欲生,

如自己和自己下棋,还非要下输。


码字的第一天写了一千五,

码字的第四天文档里被删的剩下不到一千,

码字的第五天状态奇好,字数飞到两千,

码字的第六天晚上自己看了一遍,仰天长啸我写的都是什么狗X,

今天是第七天,决定推倒重来……


(不,我并不是在给不更新找理由)

给《黑暗如雪》和苍梧太太的表白

♪(・ω・)ノ偷偷地转,老透明偷笑ing。

写文的时候经常觉得“咦,这章有个眼神交流,哈哈哈哈今天的感情戏任务完成了”。等到自己隔了很久再看,才觉得……你们俩这恋爱谈得一点也不着急。(都是我的锅)

(不过他们似乎一直在互相调戏?!虽然没谈?!)

还有提电脑这个,我也深受其害,提了一学期,胳膊上肌肉都快练出来了。不过老王有男票!那个谁,伊万同学,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蟹蟹 @棠梨煎雪花辞树 妹纸!(充满爱意的按住揉)

(感动的打开了文档开始码字……)

棠梨煎雪花辞树:

非常抱歉打扰太太!因为怕私聊可能太太看不到,想了想还是在这发出来了。不算长评吧,只是一个读...

王维爱好坐禅,在他诗里有个挺好听的说法叫“学无生”。比如:
“忆昔君在日,问我学无生。”《哭殷遥》
“欲知除老病,惟有学无生。”《秋夜独坐》
王老先生这个爱好十分高雅,所以入诗也不突兀。
但是我脑补了一下自己,瞬间就很搞笑了……
“忆昔君在日,陪我吃火锅。”
“欲知除老病,惟有打游戏。”
……(°ー°〃)
王老先生:朽木不可雕也!汝何不上天也!

……

又想起来,大概一年前,一个胖友向我深情安利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痛哭流涕地表示朱老先生是良心学者,非常懂得体谅学生们的痛苦,每一句话都注释的明明白白,一看就懂。
我 : 你造吗,我一直以为朱熹这辈子就说过两句话。
她 : ???
我 : 一句是“...

1 / 5

© 苍梧已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