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梧已北

我们流连在大海的宫室。

(接上一条

王耀沉默了很久。

伊万有点感动,说,没想到我们还有把话说开的一天。

王耀沉默依旧。

伊万亲了他一下,问,在想什么?继续下半场?

王耀说,不。

伊万惊讶,啊?

王耀无力地打开了台灯,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你压到我头发了!

王耀突然说,我们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在一起。

伊万问,怎么?

王耀瞪他,说,显而易见,一目了然。这是我们默认的法则,存在的底线。

伊万耸肩,我是问,怎么提起这个。

王耀说,我忽然想起,有半个世纪的时间,我以为这不过是迂腐的陈规。因为你。

伊万无奈,问,我是该感动,还是该为你有力气翻旧账而自惭形秽?

王耀笑了,眉目间有几分挑衅。

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伊万扯开他的被子,翻身进去搂住老情人,说,其实我也是。

王耀有点疑惑,嗯?

伊万说,曾经,看到你就像看到了一生。

我发现
当我关注一个太太以后

如果
看到她在博客里晒猫

我会
立刻翻完整个博客

吸猫
吸到忘了我原本想看什么

APH个人目录

【露中长篇】黑暗如雪

→正文分节太多,不一个个贴了。下载点这里:全文TXT

→番外:

露白:独木桥

米耀:与中国人交友的十条行动指南

王耀中心:创后修复

亲子分/露中:明镜、利剑与盾牌(上)(中)(下)

→部分杂谈:

如何用正确的方式打开黑暗如雪

黑暗与《傲慢与偏见》

《黑暗如雪》后记

王耀、安东尼奥和《理查二世》


【露中短篇】

→星辰如你

(上)(中)(下) 下载点这里:TXT

附:星辰与三首感伤的诗

→脑洞:

群蜂·序言

寂静如灯·译者序


感谢一路陪伴~

失眠

Abstract:扯扯三观不正的《明镜、利剑与盾牌》,以及安东尼奥和《理查二世》。


本来不想再啰嗦这些有的没的,晚上失眠,忽然又想起来,没忍住,起来写写。

正文里王耀的形象一定程度上可以追溯到普罗米修斯,到后面还有些基督的影子。番外里安东尼奥也算有个原型,受到了一些莎剧《理查二世》的影响。


在《黑暗如雪》正文里,老王是全文的道德担当,他一定是最“正确”的那一个,以人类为出发点进行价值判断,有时候甚至显得刻板。对比来看,伊万比较感情用事,弗朗西斯则是游戏人生,他们更接近人性。

这一点给我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在我的考虑里,罗维诺这条线也是机器设计中的一环。机器有意除掉作为爪牙的Andrew...

明镜、利剑与盾牌(下)

前文:明镜、利剑与盾牌(中)


7.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安东尼奥被弄出监狱的时候狠狠地掐了大腿一把,才勉强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如果他是在一阵枪战中被劫出狱来,他或许还会自作多情地以为这是小瓦尔加斯的意思。可做这活的人却非常精细。先是一个狱警找了个自由活动的机会把他领到监控死角对换衣服;接着又经了两个人的手,一个引他穿越办公区,另一个带他刷卡出监狱大门;出了门,一辆车就在不远处等候,带他出门的那哥们儿把他塞进车里,司机二话不说一脚油门,车子绝尘而去。前后不过十分钟功夫,没有人多说一句废话,安东尼奥醒过神来时,牢狱生活已经被甩在脑后。

安东尼奥思...

如果我的猫会用知乎,估计会是个活跃用户:

提问:在睡觉时被铲屎官吵醒是怎样的体验?

回答:看见这个问题我就生气。今天在睡觉的时候被铲屎官摸醒,我先后通过眼神威胁、语言警告进行抗议,但收效甚微,只好动手打人以维护猫权。科科,现在猫罐头也被没收了,地球快待不下去了。

评论区:

匿名网友A:这种两脚兽就应该送到杨永信那里,电一个好一个,电两个好一双。

匿名网友B:你在哪儿睡的?

答主回复匿名网友B:铲屎官腿上。

匿名网友B回复答主:活该!


两颗废糖

致伊万:

如果不是今天晚餐时你无意中提起这件事,我几乎要错以为我们早就对此进行了无数次的深谈。这个日子也许会在我的记忆里光芒永存,我一次一次地回忆它,回顾每一个细节,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你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8月22日,这一天开始于我和你的分离,结束于暴雨中你的承诺。这一天仿佛365个平凡之日中被你树下的一个界碑,此后的每一天都刻着它所留下的印迹。我赋予了它太多的意义,因此容不得任何人对它有丝毫的不敬,即使是你——使这一天变得如此不平凡的人——也不行。

可你是怎么提起它的呢?手里还拿着勺子,昏昏欲睡地靠在椅背上,忽然嘟囔了一句,“每次想起都觉得不可思议,我那可怜兮兮的哀求竟...

吃粮使人快乐。

明镜、利剑与盾牌(中)

前文:明镜、利剑与盾牌(上)


4.凯恩·韦翰

韦翰坐在会客室里,脊背笔直。他身上还绑着肋骨固定带,脸颊比往日更加瘦削,剪短的头发失去发蜡的滋润,风采丢了大半,唯有脸上的神色还算沉着冷静。

他微微低了头,看守所昏暗的灯光被眉骨遮住,眼窝里成了漆黑一片,像一个皮肉尚存的骷髅。“杨先生。”他压着声音问,“看来你也不简单,你是谁?”

“伊万·塔伊洛夫。”王耀说出这个名字,看到韦翰的身躯明显为之一僵,“是我将他送到你的身边,最初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后来却不得不阻止你的谋杀。你曾对他提及一个在曼哈顿的秘密项目,而我是当年的参与者之一。”

“你也为它而来?”韦翰的身...

诗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它起源于在平静中回忆起来的情感。

昨天写了一下午,四千字出头,写得精神疲惫,改了改错别字就发了,就是《明镜、利剑与盾牌》(上)

发出去以后我自己看了一遍,觉得还是仓促了,今天晚上又改了一遍,把昨天发的部分进行了重新编辑。


改文的时候忽然有种顿悟之感,想起了华兹华斯那句著名的话,“诗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它起源于在平静中回忆起来的情感”。

强烈的、即时的情感不能成为诗,我以前在理解它的时候,往往喜欢拿吵架当范例。我认为直接把两个人辱骂对方的言辞如实地写下来,是非常苍白的。一是它不美,没有文学的味道;二是它的表现能力非常单薄,读者并不能通过这段发言来再现当事人复杂的情态和心理变化。

改文中途我忽然觉得,上面两条还不能...

明镜、利剑与盾牌(上)

(《黑暗如雪》番外)


1.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房间里忽然亮起来了。

窗帘半掩的小公寓被阳光分割成两半,安东尼奥在两界之间,一半阳光,一半阴郁。

罗维诺跌坐在阴影中,身上绷带散乱。他向安东尼奥伸手,那人却没有牵起他,只是蹲下来摸了摸他头顶的乱发。

安东尼奥说,罗维诺,我这条命是他们给的,可我背弃了他们。

罗维诺问,什么意思?

西班牙人笑了笑。这些话我说给别人,可能不被理解,但我想你能懂我。

我们的上一代白手起家,出身贫贱,从街头混起,好勇斗狠,把那些条条框框看得连屁都不是。可有财有势之后,他们也被自己的野心束缚住了,不得不附庸风雅,学着...

震惊!一男子这样做竟俘获霸道总裁欢心,想要嫁入豪门必不可少的指南

改了两天,爬到十几章……故事内容基本上不会变,主要改了改遣词造句,尽可能的减少中二气息。

我发现最让我难受的是前五章,往后稍微好点,改的也少了。

大概总结一下我的想法。这个毛病很多文里都有:人物刚一出场,作者太急着把他人设立起来了,各种地方用力过猛。

尤其是那种主人公苦大仇深、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暗自神伤的,一举一动都要充满悲壮色彩,动辄回忆过去,动辄怀念故人。

再配上我当时写的那种英文语法的中文对话,哈哈哈哈。


(标题是之前基友起的UC震惊体。)

(更多瞎胡闹标题在这里。)


附:修改后的第一章

【1】2012.08.03 12:57PM

伊万猛然睁开眼睛,只听到耳边...

以前提到每次看我自己看黑暗如雪,尤其是前半部分,几乎不能多看一眼,每次都高呼尴尬癌都要犯了。

今天深切感受到,当时写这话完全是肺腑之言!肺腑之言!

胖友们呼唤TXT,我想着应该趁这个机会改改错别字和病句,把有个超级BUG给纠正了。弄得能看了再放出来。

我天真地以为这事儿一下午妥妥的能干完。

事实证明我高估了我的忍耐能力。

从第一章开始改,顿时有种85级大号被降成1级、扔掉全身装备、打回新手村的落差感。

接着进入精分状态:

时而大笑作者怎么能写出如此傻X的对话,时而尴尬顾左右而不知如何下手。

时而发现一个巨大型BUG,只想抱头痛哭,因为此处动刀,后面就要株连九族。

时而对着超长...

1 / 6

© 苍梧已北 | Powered by LOFTER